English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中资欲买美国学院 教职员和校友提诉讼力阻

文章来源:网络    发布时间:2018-10-25  【字号:      】

美国莱德大学(Rider University)与一家中国公司就出售该大学的“威斯敏斯特合唱学院”(Westminster Choir College,WCC)达成协议。但这一出售计划却引发强烈反对,该音乐学院的很多教职工、捐赠者甚至校友提出诉讼,力阻中资收购。图为WCC学院一角。(Wikimedia commons)

【大纪元2018年10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美国莱德大学(Rider University)与一家中国公司就出售该大学的“威斯敏斯特合唱学院”(Westminster Choir College,WCC)达成协议。但这一出售计划却引发强烈反对,该音乐学院的很多教职工、捐赠者甚至校友提出诉讼,力阻中资收购。

一些反对人士认为莱德大学所选择的买家不合适,因为其具有中共政府背景,恐威胁学院的学术自由。还有些人士认为,这一收购甚至可能会对美国国家安全带来威胁,因为WCC所在的普林斯顿是一个非常敏感的国防和情报研究中心。中共在这里找基地并非偶然。

二十多年前,莱德大学(前身是莱德学院)买下了邻近的WCC学院。《纽约时报》说,那是普林斯顿市中心的一所深受人们喜爱但陷入困境的学院,当时人们纷纷称颂莱德是音乐界的救世主。管理层表示,延续学院的显赫历史十分重要。

但在2017年,莱德宣布了出售WCC学院的计划,并表示,董事会已经确定,继续抓住在普林斯顿的WCC学院校园不放或将其整合到该大学位于劳伦斯维尔(Lawrenceville)的主校园,不符合莱德大学的战略利益。

今年6月,莱德宣布,把WCC以400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给北京凯文德信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双方已经完成了一份购买出售协议。还有一系列必要的内部的、政府的以及监管机构的批准将会在明年进行协调。

力阻凯文收购WCC 教职工和校友提出诉讼

WCC的很多教职工、捐赠者和校友都反对这一出售计划,自去年起便向法院提出多起诉讼。

2017年6月,WCC的一群校友在曼哈顿联邦地区法院起诉莱德,指这个出售计划将违反莱德与WCC最初达成的协议。

今年2月,普林斯顿神学院(Princeton Theological Seminary)在州法院提出,这项交易将违背对最初土地捐赠者所做的承诺,因此该神学院可以收回其控制权。与此同时,另一群对凯文的交易感到担忧的校友、教师、家长和捐赠者成立了一个新的非营利组织——威斯敏斯特基金会(Westminster Foundation),“以确保该校继续存在”。

普林斯顿神学院的诉讼还指出,1992年WCC学院与莱德大学的合并协议中没有任何内容允许莱德单方面出售校园。

上个月,更多旨在阻止这项出售计划的诉讼被提交。这些诉讼代表威斯敏斯特基金会的成员、一群校友、捐赠者和学院职工。

这一出售计划为何遭反对

美媒“Inside Higher Ed”报导,反对者认为,莱德大学选择了一个不合适的买家。凯文是一家营利性公司,在中国经营两所K-12学校但没有高等教育经验。

此外,凯文还具有中共政府背景。凯文8月份提交的半年度报告称,该公司的控股股东是“八大处控股集团”。根据该集团网站的描述,八大处控股集团是“大型国有控股企业”。凯文的实际控制人是北京市海淀区政府的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八大处控股集团”的党总书记徐华东也是凯文公司董事会的董事。徐华东1978年至2000年曾在中共军队里担任领导职务。

对于反对出售WCC学院所提交的最新诉讼,原告律师阿弗兰(Bruce Afran)说,这所WCC将被一个由中国(共)政府拥有和控制的公司接管,而中共政府是不认同任何程度的学术自由的。中共的一个国家政策使大学和学院服从(中共)政府和共产党的原则。这与美国高等教育机构的概念截然相反。

法律投诉指,学术界大部分人士十分担心这次出售可能带来的政治问题,特别是有关人权和宗教问题,许多触及到中美关系。举例说,WCC学院一位学者做的一个有关法轮功的研究,如果这次出售得到了批准,诸如这类的学术活动今后就可能被扼杀。

“Inside Higher Ed”报导说,WCC学院合唱活动主管米勒(Joe Miller)被告知,在即将来临的中国巡回演出之前,该合唱团的曲目必须要通过中共政府的批准。这被认为是“前所未有的学术和文化入侵与干预”,这甚至是发生在WCC学院被“转手”之前。

“Inside Higher Ed”还说,在给米勒发邮件并寻求他的置评后,他们收到的是来自WCC学院院长欧诺弗里奥(Marshall Onofrio)的回应。欧诺弗里奥说,在进行校外表演之前,向对方提供节目副本是正常的,正如现在的这个例子一样。但当记者直接提问是否WCC学院已经被要求,(其曲目)需要获得中共政府实体的批准或凯文的批准后才能去中国表演时,他没有做出回应。

从WCC网站上可以看到,WCC的这次中国行是受到凯文的邀请,并得到了凯文的财政资助。

此外,这项出售协议可能会威胁到WCC学院教职工的工作。虽然莱德大学在6月份所宣布的购买和销售协议中说,该协议的关键条款旨在帮助实现保护WCC学院的目标,包括为现有的WCC全职教师和优先辅助人员以及WCC的全职和半职员工提供就业和类似福利,但美国大学教授协会(AAUP)的合同管理员、社会学和犯罪学系副教授哈尔彭(Jeffrey Halpern)说,这个购买和销售协议的相关部分说,WCC的教职员工只能获得短短两年的就业机会。

“我们没有看到这笔交易的任何合法性”,哈尔彭说。

美国大学教授协会的莱德分会将于12月举行仲裁听证会,以辩论莱德为了继续进行交易而要解雇WCC教职工的计划。

原告律师:此交易或影响美国国家安全

阿弗兰律师认为,此次出售可能会影响到美国的国家安全。他说,WCC 学院所在的普林斯顿“本身就是一个非常敏感的国防和情报研究中心。有几个机构从事非常敏感的工作。中国(共)政府在这里寻找基地并不是偶然的,我认为美国政府对此应有警觉”。

阿弗兰律师提到,中共还通过其资助的孔子学院对美国进行渗透,试图影响美国校园。“而现在,通过(收购)WCC 学院,它们(中共)正试图真正掌控一所美国学院。”

美国国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此前曾表示,中共试图影响美国政治和基本自由,要比多数人意识到的更广泛。“它们将目标瞄准了在美国境内的美国人。”

卢比奥指出,美国大学校园内的孔子学院是在不透明合同下运作的。孔子学院经常被指控在美国干预与中国相关的教育活动。

凯文被指建造虚假非盈利组织

根据莱德大学的声明,购买协议包括三个独立实体。其中一个是非营利实体“WCC收购公司”(Westminster Choir College Acquisition Corporation),该公司将会在WCC出售后负责运营该学院。还有两个实体是凯文的子公司。但反对出售计划的人士说,这个所谓的非营利组织“WCC收购公司”并不是独立于这个盈利公司(凯文)之外的。上个月WCC学院校友和捐赠者们所提交的诉讼指,凯文已经创造了一个“虚假的非营利组织”,该组织完全受凯文的控制。

该诉讼指出,这个非营利组织董事会中的三名受托人全部由凯文任命,其中两名为现任凯文高管。

这个非营利组织的临时主席利文斯顿(Larry Livingston)否认这项出售计划所带来的风险。

“认为学术自由将会受到威胁是可笑的”,利文斯顿在一份书面声明中说。

中国公司对收购美国校园的兴趣

WCC交易的不寻常之处在于它涉及对一家仍在运作的非营利学院的收购,但更广泛地说,中国公司在购买美国校园或其它教育机构方面似乎有很大的兴趣。中国学生是美国最大的国际学生群体,无论是大学还是K-12学校。

Halliday收购集团的总裁兼创始人哈利迪(Douglas Halliday)表示,他发现,来自中国大陆或香港的买家的主要兴趣是收购K-12寄宿学校或以职业为重点的大学和学院。这些院校的特点是它们侧重于技术类型的课程,比如医疗保健或信息技术等。哈利迪表示,一些中国教育公司正在美国寻找旗舰机构。

Halliday收购集团的业务是对在美国或加拿大收购和合并K-12学校及高等教育院校提供咨询服务。

近几年来,和中国大陆或香港有关的公司已经购买了多个美国大学校园。比如,新华教育咨询服务公司(Xinhua Education Consulting Services Corporation)去年购买了位于新罕布什尔州的前丹尼尔韦伯斯特学院校园;新华教育投资公司(Xinhua Education Investment Corporation)购买了圣保罗学院(Saint Paul College)的前校区;惠蒂尔学院(Whittier College)在2017年宣布关闭其法律学院,并以3500万美元的价格将其占地14英亩的土地出售给一家中国投资公司。#




(责任编辑:admin)

专题推荐


© 1996 - 2017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